首页 新闻 财经 教育 娱乐 视频 企业 科技 旅游 城建 时尚 文化 公益 艺术 三农 杂志 图库
 v 您现在的位置: 时代中国杂志 >> 文章中心 >> 娱乐 >> 时代旅游 >> 正文
 
 

游盘山

作者:本刊记者…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887    更新时间:2011/12/7

□本刊记者  心楚依

十一之前就想着和朋友到京郊释放一下心情,就想着挑个比较陌生,却又不太远,当天还能回京的地方。都说京都第一山非常峻岩耸立,秀丽而沧桑,据说清朝皇帝乾隆曾32次游此山,即盘山,他曾留下不少的墨迹,如“早知有盘山,不必下江南”等美赞。所以,最终决定去京都第一山去看看,十一是游人为患的时节,所以决定8号到此山一游。

定好早八点出门,很快就上了平谷高速,一路车少,路宽顺畅,不到两个小时就进入了去往蓟县盘山的路段。北京虽说比天津稍远一点,可一路高速却非常好走。沿途轻松而爽快,路旁一望无际的平原秋景,黄黄绿绿中还夹杂着星星点点的紫红。

汽车急速地奔驰,路边山势蜿蜒起伏,这便是进入蓟县境地了。百十公里的高速公路犹如眨眼之间即到。高速公路离盘山景点很近,9点过车子就驶入了景区。不在节日旅游,感觉心情非常爽快,游人不多,车也好停。车子还可以顺着山路开到很高的地方,真是没有想到的顺快。

 此山58石,奇美秀丽风景之绝,奇峰迭错,山峰叠叠,奇石怪状,地势奇特,宛如巨龙蜿蜒盘踞北京的东面,因此得名“京东第一山”。

真不愧是清朝乾隆皇帝的美赞之叹“早知有盘山,何必下江南”,由此可见盘山的风景真是美得叫绝。

这次游盘山,也是期望已久的心愿,中秋十一忙于应酬和奔波,真想找个清静悠闲之地让紧张的心情稍微缓缓,放松一下。节日出门人多为患,所以就决定十一过后到此一游。工作的忙碌,心里的紧张在这郁郁葱葱优美环境下,好好欣赏一下,又不用去江南看山,确实是件好事。

 

此山离蓟县县城十来里路,游人不少都是当地人,盘山景区一进门就是瀑布千尺入帘而挂——这就是所谓此山的山水之美?进门就开始拍照,接着是上山。山很高,由于刚过十一,人显得稀疏冷清,但玩起来比较轻松安逸。路边有两位老人,一歇一攀地缓行向上走着,朋友忙着拍摄一些奇景和山泉怪树,我就趁机和他们攀谈起来,才知道他们是当地人,他们告诉我盘山的路况,海拔有多高,好不好爬,是不是网上说的那样。

从西南道向上台阶就是脚下这条路,很陡阶梯较大,要用4个多小时,我抬头望望,此山并不太高,为什么用这么久的时间?远处望去盘山是独峰拔地而起,山势奇特,满山松柏郁郁葱葱,在明媚的阳光下,散发着一层淡淡的松香和婆娑的光芒,似乎向游客招手。我一步步向上攀登,一步步向它靠近。

 北方的山不像广西桂林的山,蜿蜒纵长,看着不高走起来就感觉老也不嫌快。在山路上,又碰到一对年轻的夫妇,轻装上阵,显然是经常爬山之人。不一会就不见了他们的身影,没走多远就看到几个天津人,一路走一路歇,尤其他们其中的那个中年女人,一路叫苦闹着不想再爬。走走歇歇来到了几棵或卧或立的奇松,和神牛福地,对于盘山的松树,乾隆皇帝也曾赞叹:“天下何处无松,盘山之松天下松之宗”。于是,我们又在奇松前与神牛福地合影。

上山前就几经盘旋,车路的尽头就已经到了海拔100米了,进了山门到此就已有1个多小时了。没走多远有个小商铺,那几个天津人在吃西瓜,此地离山顶的挂月峰还遥遥无期。我感觉已到半山腰处。就是不爬山的我也实在走不动了。提议吃西瓜而不喝水,我认为西瓜能顶饿,所以我上前一问,西瓜八元一斤,在北京这个季节也不会超过两元。朋友却说,这是人家从山下背上来的,贵也能理解。我们就要了半个瓜的一半,四十一元,我们吃完西瓜,也歇息了一会又开始往上爬,说是还不到200米的高度,我心里很是畏惧,这得什么日子才能到山顶啊。

盘山分为三盘,下盘水胜,中盘石胜,上盘松胜,其间更是以奇松怪石、清泉秀木、古塔寺庙著称。因为我们绕过了下盘,所以只看见石景和松景了。

在盘山脚下,抬眼看盘山主峰,就很可怕,估计走到主峰也该天黑了。我只好硬着头皮往上爬,过了石林(林塔)说是很快到了有缆车的地方,可以换成缆车上去,哪怕下山再走也好。好不容易到了万松寺,这里就可以上缆车达山顶了,我建议朋友坐缆车,天已接近中午,万松寺的喇叭高声广播着:旅客到桂月峰还需要3个多小时,这时太阳很大,又热又累还有点饿了。在万松寺拍了一些照片,我真不想爬了,脚上的高跟鞋里湿透了,汗淋淋的都是水,关公似的脸涨得通红,心跳得喘不上气,浑身如火烤一般疼痛……

这时朋友买票就上了缆车。由于缆车的玻璃是半下而拦,坐在车里视线非常辽阔,一望无际。脚下的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远处是连绵叠嶂的巍峨山峰,紫红色不知名字的树叶,俊美的山石,像蚂蚁般蠕动的游人,星星点点的小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飘逸和快慰,痒痒地爬上心头,感觉从未有过的畅快。在缆车上就足足坐了半个多小时,朋友说,真是不近,兴许真像人家说的,到顶峰要爬3个多小时呢。要是我爬,3个多小时恐怕也到不了。

缆车停的地方还不是桂月峰山顶,是让人们上厕所,歇脚吃东西的地方。我们随便吃了些东西,稍微歇歇,就又遇到在山脚下的那对夫妻。他们也不吃不喝,和我们一起爬到桂月顶峰,顶峰有一座八角舍利塔,石塔是用石头砌成,最为壮观的是,一览群山小的陡峭壁,一望无际的山川峻岭,云雾缭绕,起伏跌宕,犹如步入仙境一般清新神悦!大约休息了半个小时,来到缆车和下山路的平台,我朋友问那对年轻夫妇怎样下山,他们四目相望定徒步原回,我的朋友对他们夫妇说,我们也听你们的,你们怎么下我们就跟着。

我看看那对夫妻丝毫没有倦意,我可从心里害怕一路徒步下山,因为我穿的是高跟靴子,前低后高不管是台阶路还是土路都会很艰难很不好受。可朋友却没有想到这些,就答应了和那对夫妇同路,我也不好坚持坐缆车。

 听旁人说可别小看这座山,如果不认识路,就会迷路的。我们紧跟着那对夫妇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因为是原始土路,高低不平,没有很明显的蹬踏台阶,我的汗一会就涌了出来。那对夫妇倒是很敏捷,一会就把我们丢得很远,我就很吃力地一步一步往下滑,心提到嗓子眼儿上了,一不小心就会折下去,土路实在太不好走了,路上有暴露在外面的树根、被雨水冲刷的壕沟和圆圆细细的沙子,我的高跟靴子连个落脚地都没有,800米海拔的高山这如何下得去啊?我心里有些着急,一百多斤的身子向下倾斜,一路都是抓、拉、拽着小树、草根和石头艰难地下行。走了很长一段时间还没走多远,两个多小时才走了六分之一。天呐!这已是下午3点了,我估计走到天黑也下不了盘山。有的小路只有一尺多宽,右边便是无底的悬崖,心里霎时害怕起来。在缆车上经过了最少3个山峰,要想爬过这个山峰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亦步亦趋艰难地向下爬着,几乎是一步步往下挪,心里真后悔没有往东边坐缆车。坐缆车下山,还能尽情地观赏一下东半部的景点,也不至于这样劳累和狼狈。

盘山石景最有名的有八处。位于上方寺南龙风庵遗址附近的悬空石,四无依傍,仿佛悬在空中一般,让人看得触目惊心,真担心它随时都会掉下来。而紧挨着悬空石的一块巨石从中间断裂,默默地矗立在路边。游人告诉我们说,在当地流传着关于这两块巨石的一个传说:“三国时期,刘备、关羽、张飞同游盘山,这一日,张飞和关羽下棋,一樵夫从山崖下经过。突然一声巨响,一块巨石裂崖滚下,就要砸在樵夫头上。千钧一发之际,关羽把手中棋子抛起正把巨石垫住,救了樵夫性命;张飞见状大呵:“好功夫!”声若炸雷,竟将相邻的一块巨石震裂,因为跌落下来的巨石悬在空中,后人命名为“悬空石”。而那块震裂的石头,后人为其起名“喝断石”。

还有晾甲石、将军石、夹木石、天井石、蛤蟆石、蟒石,尤其是那酷似蛤蟆和巨蟒的两块石头,卧在山林之间,那气势非常震撼。

想着上山的石阶尽头,视线豁然开阔的景色。脚下是一条宽阔平坦的大路,路的左边是山体,右边是深深的山涧,这条路竟然是镶嵌在山体上,路面整齐地铺着砖块。路的尽头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寺庙,便是赫赫有名的云罩寺。通往盘山顶没有别的路,所以这些砖和修整寺庙的材料都是靠人背上来的。听了这话,我忍不住吐了吐舌头。在想想自己空手下山就已经累成这样,那当年修路和维护寺庙的人们该有多么辛苦!

那座建于唐朝的寺庙,位于海拔达800多米的盘山绝顶,常常被云雾掩罩,因此被取名为云罩寺。此寺既是盘山最高的庙宇,也是当年乾隆御批用金黄色琉璃瓦修建而成的皇家庙宇,因此在盘山众多景点中,此庙也是最为亮丽的一道风景线。

云罩寺由五开间大殿,三开间配殿,藏经殿及山门、平台等建筑组成。我们到达顶峰的一刻,寺庙大开,我们仰望着这巍峨的大殿,瞻仰里面的佛像。只见主殿上有3尊通高4米的金身千叶宝莲佛,菩萨们个个面相庄严,让人心生一股敬畏之情。

看天色也不早了,我们继续下山。来到观云海望日出地方,云罩寺前面有一栋二层小楼,是专门供未来得及下山的游客和香客们留宿的地方,可我们也不能住在这里。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倚着二楼的栏杆,眺望远处的群山,便真切地又一次体会到“一览众山小”的意境。心想,今夜留在此处该多好。在这静谧的天地间只剩下我们两个,望着近在咫尺的明月,听着阵阵松涛,刹那间,竟有一种置身世外的错觉。

想想清晨,那阵阵鸟鸣声把我从梦中叫醒,在朦胧中观云赏雾该多好。自己推开门,山上清新空气中夹杂着阵阵花香,让人心旷神怡的境界该多好。想着想着,抬头发现不远处的有个缆车停留的缓站可以上人,朋友看我实在走不动了,就跑去买了缆车票上了缆车。顿时放松多了,就是想歇歇脚也好。只坐了56分钟就到万松寺了,下面还要走200多米,在这段小小地歇息下,又观赏了悬崖峭壁间夹杂着株株不知名的花树,或粉白,或红艳点缀在青山翠黛间,明艳的植被,正看得入神,听见一阵话语声从山间传来,举目望去,右侧的山间有两个背着草药篓的男子,正一边叙谈着,一边在山间寻找草药。望着眼前这一幕,我不禁叹道:“古代的那些油墨山水画,不正是这样一番景致?!

两个采药人闪进山林子,我才回过神来。

在云罩寺旁,有一条崎岖狭窄的山路直通峰顶。此路紧贴着山体,另一面便是悬崖,颇有几分凶险。于是我手脚并用,急匆匆攀爬步行。

想象着站在定光佛舍利塔前,屏住呼吸,虔诚地注视着东方天际。此时东方一片金黄,紧接着,一轮通红的大圆球喷薄而出,洒出万丈彩霞的光芒。舍利塔的身上也被镀上一层灿灿的金黄。

这就是从盘山顶上下之后,走的那条山路。站在谷底那片山楂树林,才发现自己回到上山的原路上。然后顺着原路又攀爬回去。从万松寺到山门还要走阶梯路将近2个多小时,这里虽说是整齐的梯登路,但是台阶非常大,一步下去就像是身子一斜,此时脚已有些发肿,也许是下山时不小心崴了几下。此时感觉双腿上下疼痛,膝盖发软,只好一步一扶地往下走,心里咬牙坚持坚持坚持就是胜利的信念一步一挪地到了山下。

回头再望挂月峰,脑子里便想起那副对联:“云禅凌空将摘月,仙峰建塔欲钻天”。

这时的天色灰蒙蒙的,接近晚六点了,马上就要看不清人了,可我们同下的那对夫妻仍没有看见他们出现,十来分钟的缆车还为我们超赶了不少时间。这时我提议到农家院去吃饭,一是饿了、累了,二是脚痛,回到北京吃晚饭恐怕连车也开不动了。于是我们到了一家离路最近的一家农家院,一鱼两菜简单而新鲜,利用着晚饭时间稍加修整开车也就不在话下。比早上还快就顺利回京。■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加盟合作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时代中国》杂志社,时代中国,时代中国网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管理员登录
    神州时代(北京)传媒文化有限公司 通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十里居41号院2号楼-103,邮箱:北京市100016—22信箱
    电话: 010-52056112 传真:010-52056113 邮编:100038 E-mail: shidaizhongguo@163.com
    备案:京ICP备090926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