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财经 教育 娱乐 视频 企业 科技 旅游 城建 时尚 文化 公益 艺术 三农 杂志 图库
 v 您现在的位置: 时代中国杂志 >> 文章中心 >> 人物 >> 时代名家 >> 正文
 
 

回家的感觉——浅谈范扬的绘画精神

作者:李习成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6-2

 

回家的感觉

——浅谈范扬的绘画精神

李习成

 

  打开浩瀚的中国历史长卷,翻看中国文化传统的鸿篇巨制,无数个圣贤达士,犹如璀璨的群星,照亮东方,照亮中华民族的骄傲与自豪的意志之旗。他们凝聚东方人的智慧,提炼出东方人的全部才能。百代不衰地精心打造了一个东方民族的精神家园。在这片沃土上,不乏优秀的炎黄子孙,他们

   用毕生的精力丰富着她,扩建着她,呵护着她。

  然而不容乐观的,我们也看到在世纪交替之时,中国人迷茫了,犹豫了,彷徨了,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下,在西方强势文化的飓风中,中国画坛路在何方,这不得不让每个国人思考,也不得不让每个画家去思考。范扬的出现,无疑是在尘埃四起的天空中,吹来一股清新的空气。寒冬里,绽放的一支奇葩。他用他的画作,重新唤起“回家”的感觉(“回家”是禅宗的终极目标),用他一片赤子之心又一次擦亮了尘埃蒙蔽的民族文化瑰宝,与其他仁人志士一道拉开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复兴的帷幕。

  “家有珍宝,视为敝帚”,在骤然跨入国际大家庭后,由于精神准备不足,认识尚处懵懂之时,而使艺术界掀起一股愈吹愈烈的追逐崇拜洋文化之风(当然我们不可否认西方文化有其闪光的成分和其伟大、科学的一面,但妄自菲薄只能说明我们的脆弱和无知)。有的视洋人抛弃之物为宝典,有的模仿照抄以领新潮,有的一知半解而立新派,更有甚者持批评态度全盘否定本民族文化传统(岂不知中国意象学早于西方意象派近两千余年),而此时范扬审视环宇,回归于传统文化的精神守望。用中国文人的情感和责任又一次审视自己的文化,并深得精髓,经缜密的思考后,用一个艺术家的睿智,准确找到艺术本质的契合,融通于中国绘画艺术,创造出展现东方民族自己精神世界的、完全属于自己的表现形式和艺术语言。

  有人评说,范扬传承明清,囿于宋。我认为范扬用他艺术家本能的敏锐和敏感,穿越元明清,在宋代大师面前稍一停步,便将触角直伸汉唐。从画面上看,线条圆润饱满,构图色彩绚丽、富丽堂皇,溢满宫廷深闺的贵族气息。透过画面深层次地挖掘,我们可以看到,范扬正是找到并紧紧地按切住了盛唐文化的脉搏,回归民族艺术感觉鼎盛的本质——自由与开放。

  中国的盛唐,国力殷实富足。民众生活乐陶融融,文人墨客创作热情空前绝后。从诗歌到绘画,从音乐到舞蹈,反映出一派繁荣竞放的局面。封建社会的鼎盛,孕育了一个民族的豪爽与大气、强悍与豁达。大唐盛世不惧怕、不拒绝任何外来文化并吸收他的精华融化于本民族。历史就像中国的八卦,一个轮回,一种巧合和穿越时空必然的观照。我们祖国经济的腾飞,报出了强国之梦的第一枝红梅。而范扬“春江水暖鸭先知”,他以他的敏锐和对微弱信号的非凡的接受能力,使他最先跑向高层,使他敞开心扉吸纳着传统优秀文化精神的琼浆玉液,完成了强势文化的前期准备。

  当然,表面的经济繁荣,隐藏着对自然的破坏甚至是自我毁灭。无休止的开采、挖掘、改造,加重了早已脆弱的地球的顽疾。浮躁与纷杂的绘画市场,隐藏着民族文化兴与衰的重要抉择。这双重的痛苦交织在一起,作为一个环宇中的渺小的个体,他既无奈又不甘沉默,一种强烈的责任感迫使他拿起最能调动他全部情感的画笔,画出一批菩萨、罗汉、观音、禅师。

   《菩提本无树》,常青的菩提树下,苦思的慧能大师,在祈祷什么?是为脆弱的地球祝福?还是在为日渐恶劣的生存环境而忧虑?是在告诫众生反对自虐,共享和谐?还是以身作则,力定时下人类浮躁的心态?或许是,或许不是。游历布道是劝人皈依天道,定坐面壁又是代人受过,洗却罪孽。范扬用他的画笔为我们建造了一个凄美的精神圣殿,静穆中让人去思考、去反省、去咀嚼、去回味。无论是伏虎的佛,还是驯狮的佛;无论是白衣的佛,还是红袍的佛,都在告诫我们一个如何修炼人本品格的道理,醒示着中国文化的精深博大,用形象的语言劝诫众生,以“圆通”修其道,以“简淡”养其身,以“虚静”为终极。

  “悟”是需要一种天分,一种后天学习、积累和知识井然有序的存放,并能在一瞬间打开自己的宝库,撷取有内在精神联系的材料,通过意象打通困惑之墙,使灵魂勃然升腾的一种反映。范扬厚积:读书、写生、思考、研究、总结,一同并入他的经验基础中,才有了今日之薄发。薄发:存在于某一机缘的瞬间启示、冲击,而刺激兴奋神经,使人眼前灵光一现,胸怀顿开,豁然通达,才有了他挥洒飘逸、淋漓尽致,才有了如醉如痴、解衣磐礴。范扬从“立象以尽意”一跃为以其万趣融于“澄怀”,给人以审美更高一层的享受。

  “我天生有一种创造的欲望,绘画正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会自然而然地进入状态。……就产生了激情,产生了感觉,产生了创作欲望。在绘画过程中,融入了我的精神体验、我的价值取向、我的创作欲望……”这是范扬的自言自语,是他对生活的无限热爱,也是他对未知世界的热烈渴望,更是他对创作结果不可预测而又渴望回报自我成就的欣喜。于是他才情四溢,激情澎湃;于是他全神贯注,笔墨酣畅;于是他雄放空蒙,淋漓劲挺。无论是他的《农夫农妇》,还是他的《农夫与耕牛》;无论是他的《孺子牛》,还是《清泉图》,无一不传递着一种浓浓的气息,这气息或高古典雅,或浑厚华滋,或如怨如诉,或简淡幽眇。这些作品正反映出作者对先贤圣者的敬仰,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叹服与爱慕,又表现出对回归精神家园的渴望与怀念。《闺怨》不禁让人耳旁响起古筝悠扬而如泣如歌的弹奏,伴着“忽见陌头杨柳色,悔叫夫婿觅封侯”的清唱,潜入闺妇思春的惆怅之中。而《秦时明月汉时关》又把人带入吃紧的战事之中,但出征的壮士脸上却反映出平静与无畏,战士的一种视死如归的民族豪情,诠释着“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喟然长叹。欣赏范扬的画作,总给你带来一种精神的充储和美的启迪。通过他流畅的行笔用墨,你能感到生命的跳跃和节奏明快的律动;通过他精到的点彩铺色,你能感到激情燃烧、生生不息的鼓舞和震撼。

  但范扬绝不是一个因循守旧的人,偶尔的气氛营造只是他更善于创造的经验积累。在他画面处理上追求简练、概括和出人意料。他不拘泥于表现物象的笔墨,注重“如飞如动”的自由挥洒;他不拘泥于规矩中的色彩搭配,注重色彩本身的表现力。用己所为印证着黄休复在《益州名画录》中,论及“逸格”时所言:“……最难其俦,拙规矩于方圆,鄙精研于彩绘,笔简形具,得之自然,莫不楷模,出于意表。”范扬的绘画已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绘画,而是对物象机智变形和巧妙的组合,进入“神似”的艺术世界之中。从看山是山,到看山不是山,再到看山是山,他为我们洞开一扇丰富视觉习惯的大门,提升着我们的欣赏水平,重组着我们的知识结构。东方崇尚绘画中“重暗示、重含蓄、重神游、重顿悟”,那么我们欣赏范扬的画作时,你一定会摄取到一种你无法理清的精神需求,冥冥之中,骤然唤醒你的深层记忆。

  黑格尔指出:“在一个深刻的灵魂里,痛苦总不失为美。”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悲剧意识总是他思考和体验的一种反映。范扬在他的《望果节的游行队伍》中,通过人物红里发灰的面容显露出世事的沧桑。那一双双洁净的眼睛深沉、透彻而又交织着对险恶、贫瘠的环境的坦然接受和对威胁生命存在的一切困难的蔑视。在范扬的深刻灵魂里,他为这些人心酸掉泪、扼腕叹息,但他又被这些人们乐于天命而又自娱自乐所感动,被他们虔诚地对神灵顶礼膜拜而融化。游行队伍中持刀的男子,神态各异,形象生动。貌似粗笔大线地勾勒出细微的情感变化,共同表现出来的是对魑魅魍魉的嘲笑和不屑。旗帜上鲜艳的红、纯粹的黄、沉着的蓝交织着生命的五彩,点燃着憧憬未来天空的火焰。这一切不禁使我想起了在西半球早已睡去的凡高,赫尔岑公正地裁判了这次东西方文化的碰撞和艺术观念的对话:“他天才地揭示出人的内心生活的全部深度、全部内容、全部情欲和全部无限性。对生活的难以触及的奥秘的大胆探求,以及对它的揭露,这些并没有形成浪漫主义,而是超越了它。”

 

  时至今日,经济的快速腾飞物化了山、水、云、树,大多画家像漏了油的美国西海岸边被油污缠裹的飞鸟,痛苦但并不知其痛苦地挣扎在难以腾飞的羁绊之中。一方面他们心安理得地找出一百个理由解脱自己变形的灵魂,另一方面他们叫卖着兜售自己低劣的产品骗取人们兜里的钱财。假借文人之名,实则干着小人的勾当。须知,文人画的艺术核心是“能文而不求举,善画而不求售”,他们绘画无非是为了“文以达吾心,画以适吾意”而已。在钱财的诱惑下,这对所有的画家都将是一场严峻的考验。我们祝愿范扬一路走好,不要辜负东方显现的第一缕晨光。

  东方即白,那是大师行将诞生的先兆啊。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加盟合作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时代中国》杂志社,时代中国,时代中国网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管理员登录
    神州时代(北京)传媒文化有限公司 通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十里居41号院2号楼-103,邮箱:北京市100016—22信箱
    电话: 010-52056112 传真:010-52056113 邮编:100038 E-mail: shidaizhongguo@163.com
    备案:京ICP备090926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