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财经 教育 娱乐 视频 企业 科技 旅游 城建 时尚 文化 公益 艺术 三农 杂志 图库
 v 您现在的位置: 时代中国杂志 >> 文章中心 >> 文化 >> 正文
 
 

力之于时 声之于羌:《清明上河图》的艺术精神与社会意义

作者:胡玉敏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艺术学院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9-27

201598日故宫在建院90周年推出《石渠宝笈珍藏展》,笔者有幸观看了其中的珍品,特别对《清明上河图》体会最深,所以有感而发。

在人类的发展史中,12世纪是一个思想觉悟的时代,是人类觉醒的时代,是创作发明的时代,是进入思想复兴与高涨时代。这时以人性发展为核心,思想家围绕着人在宇宙中探索主体的精神,进一步思考人生的意义、人的修养及人生的价值,这些促成北宋人学思想的深入和讨论。这时期是中国思想进入理学时代,以道、天命、气、性、心等的概念展开讨论和研究,这些哲学思想是北宋封建社会学术精神承上启下的发展时代,它吸取前朝的经验,通过系列改革,营造了浓郁的学术、艺术氛围,宫廷设置画院,画家在这时期创作了大量的中国人物、山水和花鸟画。由于帝王崇尚道教,也涌现了许多道释画、风俗画和历史画。其中流传后世最著名的风俗画是《清明上河图》,它是北宋画家张择端创作,作品以长卷形式,俯瞰的视角,图像的样式,将北宋汴京的社会繁华景物纳入统一而富于变化的画卷中,他把对国家的情感,关注在笔端,“更进乎此,其力足以十世,足以百世,足以终古,则其立言不朽之业,亦垂十世,垂百世,垂中古。”【1】作品表现出的艺术精神和气质,被后人誉为史诗般的风俗画,他为人类创造了珍贵的艺术财富。

 一、《清明上河图》史诗的风俗画

中国的风俗画最早见于原始社会岩画中的的狩猎场面,从汉代的画像砖到历朝历代都有表现不同主题和创作手法的风俗画,它们表现当时社会的现实场景,有的描绘群落式的场景,有的表现个体的环境。风俗画发展是因为艺术得到官方的支持,绘画的形式和题材更加多样化,艺术家通过绘画的形式反映出社会的整体风貌,体现北宋画家艺术创作发展的高水平。这时期的作品,形式丰富、题材多样,为后代艺术创作的理念提供了有意义的借鉴。

群落式的组画《清明上河图》是北宋张择端通过工笔白描的笔法,细致的描绘了汴京城内外,商贾市井的繁荣场面。整幅作品分为三段:汴京山野郊区,汴京城外、汴京城内,从自然景物、城楼建筑、到人物形象全面展现了北宋时期的风土人情。

二、《清明上河图》现实图式与艺术精神

画面是俯瞰式、散点透视的方法描绘当初的景物,以流动式的视觉观看方式展现北宋社会的风俗。从山水到市井集市,“为自己制造一个“玩心惬志,与神合契,遂忘尘俗之缤纷,而飘然有凌云之至”的神仙境界”【1】北宋时期推崇文人治国,而文人的理想情怀是寄居山川之内和自然相处,在一定的历史时期,一个地区的人民都有自己的日常生活和审美精神。《清明上河图里》不仅包含张择端的人生、历史,还含有普通民众的喜怒哀乐和他人丰富而复杂的人生体验。

1、《清明上河图》从自然之景到艺术之境,

作品很好地把握了艺术的文化结构和阶级意识。儒家的“穷者独善其身,达者兼济天下”【1】的处事思想。贯穿在作品的思想中,作者用平淡的情调刻画出诗一般的社会生活,把宋朝的美学精神体现于日常的社会生活中,由此进入苏轼提出的“空山无人,水流花开”。的新世界。自然的心境融入到诗一般的社会生活中,如德国海德格尔引用荷尔德林的诗歌所说:“人充满劳绩,诗意的栖居在大地上。”此时宋朝社会无疑是充满了万物之美的空灵境界,像庄子所言“原天地之美而达万物之理”。这个万物之理在于人由自在的兴观,到悠游自在,不粘滞理性的知识,不计较物欲的心灵,是进入世俗社会最好呈现。

当我们由汴京郊区的自然之境,进入社会的集市,人工之景时,必然带有个体的意识和责任。《清明上河图》描绘出当时北宋酒店业的发展与繁荣,单从酒楼看,分为正店和脚店。画面中的“孙家正店,”这是一座三层建筑,门面大且宽阔,酒旗上写着“孙羊店”三个字,在面向街市的入口处有“正店”,门前有一排木质的杈子,用于阻拦之用,竖的漆上红色,横的漆上绿色,俗称红绿杈子。在木杈子之外有摊位,人们交流、讨论。店前人马攒动,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街市中来来往往。正店前搭有非常讲究的彩楼欢门,印证了《东京梦华录》的记载,凡京师酒店门首,截缚彩楼欢门,”“彩楼相对,绣相招,掩翳天日。” 酒店的规模不同,彩楼装饰的样式也有区别,北宋时期允许京城居民起楼阁,“更修三楼相高,五楼相向,各有飞桥栏槛,明暗相同,珠帘秀额,灯烛晃耀。”【2】街市两边楼宇接耸而立,络绎不绝的人群,在《清明上河图》中显现出来,而在画面的另一边,虹桥南端的汴河旁,画了一处脚店,有彩楼欢门和木杈子,这些图像不仅表现了北宋的建筑艺术,还表现北宋城市的经济功能和人民富足的消费水平,体现了北宋时期建社会的的开阔性和发展性。

2、个体文化的共同体验

画中不论是车马还是人物,他们共同维护着社会的和谐与发展,因为画中社会的个体,“每个人的“当前”,不但包括他个人“过去”的投影,而且还是整个民族的“过去”的投影。历史对于个人并不是点缀的饰物,而是实用的、不可或缺的生活基础。”【3】而这个人正是画面富有生命痕迹的再现,在社会当中,群体性正是一种社会的象征,他把我们带到北宋那繁荣而富有朝气的社会里。无论是河岸码头,还是市井的画中人、牲畜、船、房、车、轿、桥、树等,都在张择端笔下游走,古人说:“夫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为之器。神道难摹,精言不能追其极;形器易写,壮辞可得喻其真;”【3】作品中每一个个体往来衣着不同,神情各异,但是栩栩如生,其间还穿插各种活动,注重情节,画面疏密有致,中国画“疏可跑马,密不透风”的空间节奏在画面里安排的非常巧妙。人物的形象,疏密有致,物器的安排恰如其分。画中的人是在有序的礼俗社会中,人与人之间是有机的团结在社会的群落里,把北宋社会的阶级结构,巧妙的通过个人之间的联系展现出来,“他们各自据有一定的地位,互相关联,互相维持。社会有结构,因为各个人的生活史相互依赖,所有的行为是须和别人的行为相配合的。一个结构所能容纳的分子必须有地位安置,不然就格格不入了。”【3】此时的画面人与人正是按照这样的社会结构交流互动,人都各有身份,各有神态,各有情节。多而和谐、有序不乱的而进行商业活动。人物、景物、商贾,热闹而不凡。“而界身巷内,更是金银铺,彩帛铺最为集中之地,屋宇雄壮,门面广阔,望之森严,每一交易,动辄千万,骇人闻见”。【3】此画面长而不冗,繁而不乱,严密紧凑,如一气呵成。脚店楼上几个客人在喝酒,一大堆大人小孩围着听一个人说书,满载货物的牛、马、驴车,挑担的人、骑马的士人,汴河上满载的船只,来来往往,船夫在费劲的摇橹和岸上的拉船纤夫形成一段时空交替的动感,虹桥上挤满了人,摆满的货摊、地摊,骑马骑驴的、挑担的、赶牛车的、闲谈的、讨价还价的、抬轿的,还有桥上观看的、大呼小叫的人群,他们的脸上体现出平静、满足的心态,“他们安详幸福的心态,就像春天里缓缓流淌的河流,”“透露出一片宁静安乐的和谐,令人心旷神怡”【3】这些共同构成了北宋汴京城的民俗风情史,在这些画中所摄取内容相当丰富,从中我们看出当时社会文化的丰富多彩,“在这种状态中,不仅人和人融为一体,而且人与自然也融为一体。”【3】大至自然中的原野,湍急的河流,高耸的城郭;小到舟车里的人物,摊贩上的陈设货物,市招上的文字,都在历史的画卷中展现出来,“大抵诸酒肆瓦市,不以风雨寒暑,白昼通夜,骈阗如此”。【3】在多达800余人物的画面中,各个人物活灵活现,各具情趣,笔墨章法穿插着各种情节,组织得有条不紊,颇见艺术家的创作功底。

三、《清明上河图》人文价值的再思考

《清明上河图》是以一种艺术的形式表达出社会的情感和责任,这种责任书写时代的艺术精神,中国绘画作品有抒发个人情感,也有表现公共社会情感的艺术创作。《清明上河图》的作者张择端,以个人的眼光绘出大宋朝的社会江山和人民安居乐道的精神气质,这种气质是一种回望,也是一种期待。

(一)作者心系天下的精神

在宋徽宗时期,北宋的政治江山在外族的入侵下,已经摇摇欲坠,危机四伏。但作为一名爱国的宫廷画家,他的职责不仅仅是完成艺术的任务,而是把个人的祖国情怀化为一种动力,倾注在艺术的创作中,把自我的精神图式描绘在艺术品里,画中那些严密而清晰的个体图像。工具、车马等,叫卖的场景、楼阁的建筑都诉说着彼此的身份。

在《清明上河图》的图式里,他把国家的繁荣和维护社会稳定的图式长久的关照在普通大众心中,从艺术之境到社会真实,《清明上河图》营造的场景移动到另一个现实的社会场合里,这种暗示社会稳定情感的维度是彰显自我的价值期待,也对艺术家个人自我知识的内容和凸显。希望北宋的人民拥有稳定的联系网络、对待国家、信念和情感的反应是积极的、热情的。整个社会是温暖的,从而在面对强敌之时,形成一致的战斗力和高尚行为。

(二)艺术作品中的人文思考

《清明上河图》我们看到画面的描绘婚姻关系,隐形代表中国社会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和门当户对的观念,《东京梦华录》言“凡娶媳妇,先起草帖子,两家允许,然后起细帖子,序三代名讳,议亲人有服亲田产官职之类。”【3】这种用婚姻和生育结成的网络关系,根据阶级的结构,影响的势力也不同,这种观念在传统儒家思想就是人伦,“就是从自己推出去的和自己发生社会关系的那一群人里所发生一轮轮波纹的差序,”【3】伦是有差别的,就是君臣、父子、夫妇等具体的社会关系。在这里属于社会属性中的结构关系,在艺术作品中,它同样反映了现实的需求,儒家传统文化中,在现实社会的应用,就是等级观念的形成,每一个人拥有社会责任与义务。在北宋繁荣的社会景象下,人与人的契约关系是商业文明与公民社会里的平等、自由和互惠互利的情况下的一种社会关系,这种关系,也是普通大众渴求的。

画面中的每一个人,都关注自己的社会职责和责任,尝试了解他人的想法和感受,最大满足他人的期待,《清明上河图》描绘站在虹桥上的人、船里的人和即将获得危险的处境时,人们看着湍急的汴河水,惊慌的呼喊,救人的表情和着急的神态、动作,张择端都惟妙惟肖的情景再现。人们常说,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作为艺术创作的人物画家,他表现的场景是有取舍和为主体服务的,他把当时社会中人们的情感关系微妙的用这一手段表现出来。更重要的是,艺术创作的主题,希望社会中人人互助,作为个人的目标,更重要的的是期望国家强盛就是每一个画中人的期待。在汴京城内外,坐轿、抬轿及赶牛之人等和集市周围的人群,每一个画中的个体行为和动作,取决于人与人之间的人际关系、角色、处境和环境。这有助于理解北宋社会关系中深层社会模式,人与人之间的真实情境。在中国传统社会中,每个人被看成是与社会关系相连的,与他人相互依赖的。这种依赖性在于文化的精神。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面贯穿“二为”方向和“双百”方针,紧紧依靠广大文艺工作者,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深入实践、深入生活、深入群众,推出更多无愧于民族、无愧于时代的文艺精品。”艺术的生活和表现是建立在传统文化中细细滋养,慢慢生发出来。艺术在发展过程中,需代代相传,相互继替,共同建构一种超越世俗的眼光,而这种眼光需要体现人的价值,北宋张载提出“人为万物之灵”,“人最为天下贵”, “得天地之最灵为人”的价值学说,他更多地是从人的伟大和崇高提出的,是因为人具有的情感、思维和意志,进而能更有目的创造思想和文化的形式与内容。莎士比亚曾说:“人类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伟大的力量!多么优美的仪表!多么文雅的举动!在行为上多么像一个天使!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3】这句话,肯定了人的伟大之处在于创造、发明。

《清明上河图》描绘了人在社会中的主动性、发展性、和谐性,它以“文理自然,姿态横生”的磅礴的气势,细致入微的刻画人、物、器各种形态,一览无余地融汇在艺术宇宙的浩淼中,永久的封存在历史的记忆里。作品蕴含的艺术精神在当前的教育中起到积极的作用和影响。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的创作导向,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建立经得起人民检验的评价标注。”(文/胡玉敏北京大学艺术学院)

[1] 朱良志编著:《中国美学原著导读》,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278页,

 [1] 李福顺:《中国美术史下》辽宁:辽宁美术出版社,2000年,第35

 [1] 《孟子》:《尽心章句上》

 [1] 【宋】孟元老著,李合群注解:《东京梦华录注解》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3年,第88页,

 [1] 【宋】孟元老著,李合群注解《东京梦华录注解》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3年,第88页,

 

 [1] 费孝通:《乡土中国》,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第19

 [1] 周振甫《文心雕龙今译》,北京:中华书局,2013年第332页,

 [1] 费孝通《乡土中国》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第539

 [1] 【宋】孟元老著,姜汉椿译著,《东京梦华录全译》贵州:贵州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3

 [1] 叶朗《美学原理》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第226

 [1] 叶朗《美学原理》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第226

 

 [1] 【宋】孟元老著,姜汉椿译著,《东京梦华录全译》贵州:贵州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34

 [1] 【宋】孟元老著,姜汉椿译著,《东京梦华录全译》贵州:贵州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86

 

 [1] 费孝通《乡土中国》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第26

 [1]转引李中华主编:《中国人学思想史》北京:北京出版社,2005年,第443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加盟合作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时代中国》杂志社,时代中国,时代中国网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管理员登录
    神州时代(北京)传媒文化有限公司 通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十里居41号院2号楼-103,邮箱:北京市100016—22信箱
    电话: 010-52056112 传真:010-52056113 邮编:100038 E-mail: shidaizhongguo@163.com
    备案:京ICP备090926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