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人物 社会 财经 三农 城建 企业 健康 文教 科技 旅游 北漂 红旗 党建 杂志 图片
 v 您现在的位置: 时代中国杂志 >> 文章中心 >> 文化教育 >> 时代阅读 >> 正文
 
 

辛十四

作者:杨进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6-3

辛十四

杨进

  弈城二年元旦,淮西杨子踏霜早行,忽闻城头琵琶声声,舒缓高古,浸雾燃霞。循声望去,见一红衣女子,正抚琴而歌曰:

忆夕午桥桥上饮

      座中多英豪

      长沟流水去笑声

      杏花疏影里

      吹笛到天明

      ……

      闲等小楼看新晴

      古今多少事

      渔唱起三更

杨子暗惊,复视其女:娇弱似瘦梅临雪,美妙如海棠含苞。遂施礼道:“欲晓之时闻阳春,若何白雪覆霜晨?姑娘何方名姝,何故临城作歌?”红衣娘莞尔一笑:“公子或为高士,尚未自报家门,却抢先发问,略遗笑柄耳。”杨子曰:“吾弈城无名土人,供职于建安会所。”红衣娘笑道:“建安会所?莫不是要我讨问汉献帝去?”杨子嗫嚅道:“姑娘玉叶金枝,恐言砖瓦,辱没君耳也。”红衣娘敛笑一揖曰:“妾名辛十四,籍属赣州吉安府,累世朱门,至吾祖不耐繁华,迁宅至黔中,该地虽雨鸣树偃,幽谷大都,却难免荒僻寡陋。草虫芜秽,鱼雁怪音;贤达老毙,英雄无为。妾异之久矣!近日蒙友引领,初入弈城。但见:人山人海,络绎不绝。青年才俊、黄发垂髫同台竞技;文男画女、侠客英雄共创经典。辛十四决意客居宝城,此间乐,不思筑也。”

  杨子闻言,抚掌笑曰:“最善!”

  明日,弈城论坛一文赫然:《国人之语技不乏乎》,观者如堵。其文痛贬国人语言之弊,犀利而有卓识,面广而尊严法。不以模拟而损才,不以议论而伤格。即使挑剔之骚坛主簿、易怒之爱国城民,也不禁啧啧称道。属名者,侠者十四也。

  辛十四天生慧智,地造娇媚。装红衣,似与古代美人千年一线相对照;着青裳,即是历来秀才万年一日再重生。伊人善染色,会调音,识钩股,通天文;跻身儒释道三学之列,常梦“紫霞乘烟去,白马送经来”之偈。清高不染纤尘,最恶男女营私。足令道者称道,歌者放声。

  十四妹也随俗行善,做得一手好电光声像,该物祖于我中土古代皮影,今被西夷谬称为FLASH,妙声巧色,并佐以诗文,美仑美奂,或自娱,或赠友。十四妹巧若天女,旋而即出者有:《飞鸟*鱼》、《雨巷》、《霸王别姬》、《漫漫人生路》、《大海掠愁》,凡数十部。

十四妹著述颇丰,曾中黔省三甲,客居弈城,亦笔耕不辍,犹以反串篇《水之狂想》张显华丽沉雄。摘其一叶以飨方家:

吾本浪子,真假花丛里,移时声色中,唯君启吾梦。怀中死,春方生,子规血,唤东风。

  前世,君为虞姬,吾为霸王,凤凰共浴火,剑舞明月声。一声楚腔,铸千古绝响!

  今生,黑夜下分明有牧童笛声,三生石上旧精魂,两双明眸,满腔热情,牵手时刻,重唤春回。

纤纤弱女,笔力雄浑如此,令百千拥趸即死无憾。

若座而理论,口舌似剑,虽古之苏、张,辛十四亦可混淆。十四妹尝茶楼品茗,略述玄学,数十人周而围之。座中一羽扇纶巾者起而笑曰:“弈城诸公,与君虽有谊,却各怀叵测,在下则不然,吾惊羡姑娘久矣,拙作《报辛十四君书》,情山意海,溢于言表。若得君之一字半笺,当如冬之阳光、夏之甘霖也。可怜吾那八两灯油,直直白耗了。油麋虱尚知谊,汝真不知乎?汝实欲陷吾为摔琴之伯牙矣!今聚众奢谈清流,徒增笑耳。”

  十四妹视之,乃东湖帮文胆,唤做星月之痕者。遂笑道:“麋虱啮吸知时,痛痒不觉;子期没听而伯牙断弦。七哥巨笔如椽,佳作频频,早欲面聆而不得。宝诗拜读,直若文曲仙临,无奈小女子愚钝,如不渴而饮泉,非冻而寝裘,未饥而啖蜡,至今尚不得半点要领,只怕得罪!”星月之痕摇首苦笑。

  “阿弥陀佛。”佛号中,众人望去,见一海青纳子,气宇不凡,合十而唱曰:“昔年,世尊于古天竺灵山法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曰:‘我有正法眼藏,涅磐妙心,实相无相,不立文字,付嘱于汝,汝当护持,传付将来……’十四施主美眸夺人,慧根非浅,敢问析解?”

  十四妹却早认出此君为弈城论坛著名居士,俗称淮水笑笑生的了。即正色回曰:“昔者,冉丘相会,遂有云龙之说.今遇大师,不见鳞爪也,所幸尚知‘开口是错,动念己乖,晴空落雨,孰知所云?’”笑笑生连连称妙,众人一阵喧笑不提。

  十四性诙谐,常男装入市。曾以小赞佛名,登"光明寺棋友会"寻其师,师云游不得见。恰逢会内众棋友集会赛联。一青衣人骄其联,曰:“寡对十二载也!”乃见: “宝藏藏宝藏宝藏藏宝藏”,十四窃笑:“此稚子之歌耳,亦为联?”见青衣人颇傲,乃伪穆而对曰:“琴调调琴调琴调调琴调”。青衣人诧甚,礼之。十四忍俊不禁,急走。复见一人,炫其联:“图画画图画图画画图画”,十四若苦思不得解,须臾,仍颦眉沉吟,那人愈自鸣。十四瞬目谓曰:“宝联高寡,莫能对也。吾有陋句,企师指点。”其人颇轻之:“呈来。”十四念:“高山。”那人脱口即对: “深海。”“高山高高,”“深海深深。”“高山高高山高高,”“深海深深海深深。”十四终不忍,破口笑出,欲走,又一人相拦,称亦有宝联求对,十四狂笑而奔,逃山门如夺命,尚闻身后众言隐约:“香槟冰箱冰箱冰香槟”……

  师归,十四俱报前事,称已笑杀,腹痛、满地觅齿者三日也。师叱其非厚。十四回师曰:“非后生非厚也,实是师失视也。”师笑,十四复笑翻于地。

初,十四妹弱,览书经,填格律,幼志足可师长。外婆怜而幼之,朝顾而夕抚,佛音、故事、野山花不断左右,浇出一汪女儿情结。觅得事情,其或以泪洗面,或倾盆号啕。妹尝收取情书十万,箱满匣溢,或令使女覆花瓣而葬之,亲题碑铭曰:《情冢》。继而掷笔大哭,终夜不能止。

弈城三年夏,辛十四远赴古西牛贺洲,开辟《半日闲》网站,据云其坛才俊如云,佳篇似锦,当另为佳话。

弈城四年春,辛十四嫁,弈城兄弟倾城恸哭,三日不绝。

  杨子嗟叹,繁华扰攘中,竟遇此等尤物,不禁假曹梦阮而歌曰:

  无才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

  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加盟合作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时代中国》杂志社,时代中国,时代中国网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管理员登录
    神州时代(北京)传媒文化有限公司 通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十里居41号院2号楼-103,邮箱:北京市100016—22信箱
    电话: 010-52056112 传真:010-52056113 邮编:100038 E-mail: shidaizhongguo@163.com
    备案:京ICP备090926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