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人物 社会 财经 三农 城建 企业 健康 文教 科技 旅游 北漂 红旗 党建 杂志 图片
 v 您现在的位置: 时代中国杂志 >> 文章中心 >> 文化教育 >> 时代阅读 >> 正文
 
 

飞花探母

作者:灵行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6-3

飞花探母

灵行

 

  我的母亲生于日本进关那年,18岁在媒人撮合下与父亲成亲。老人一生育儿七个,二哥死于天花,两岁离开人世。母亲没有文化,普通的农家女孩,她天生丽质,聪明漂亮,对数字非常敏感。她认秤很准,算数不差。至今我都纳闷。母亲温和贤能,家务针线样样都好。

  她从不上街,也没照过相,直到办理第一次身份证时,才有了她人生的第一张照片。母亲话不多,很少批评和指责我们,不管什么时候,她总是用祥和的目光温柔地看着我们。

  母亲皮肤白净,眼睛透亮。勤劳质朴温和善良,我记得小时候有次夜里被尿憋醒,我说:“妈我要尿尿”。母亲放下手里的针线我把尿尿,当我回到被窝时抬头看看钟,时针已指向凌晨四点。

  她从未出过远门,旅游这个概念对她来说非常陌生,如今想想,成为我这个做儿子一生不能原谅的痛!母亲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她最大的心愿只有照顾好自己的男人和她的孩子。母亲为了我们姊妹六个,没黑没夜的操劳,熬干了她的精神,耗尽了她的生命,用尽了她的爱心;她用身心哺育着我们,为我们操劳辛苦了一生。

  我记得十六岁那年,我跟叔伯大哥第一次去黑龙江,那天夜里她没有合眼,拉着我的手说:“儿子,家里不穷,比以前好多了。你要走,妈不拦你,男人出去闯闯也好,可别忘了家。你像娘的风筝,飞得再高,再远,也是娘的儿,想着家啊。在外面不容易,会遇上很多不如意的事,你要自己多加小心,照顾好自己。就像行路看天气,种地按时节,妈可管不了了;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外面不行就早点回家,妈能养着你们!”这就是我的母亲!

  我十八岁参军,又一次远离母亲的爱,但我感觉自己永远没有脱离母亲那期盼的视线和时时的牵挂。

  二十岁回家探亲,我收获了人生的第一次爱情,可母亲极力反对我们的相爱。我终于说服了母亲,母亲还对我说:“既然你愿意,就要好好对待人家,女人一生不容易,需要有个靠得住的男人。”

  母亲的爱情观是朴素的看得见的!

  她七十岁那年,大哥死于一场意外。第二年三姐得了癌症去逝,白发人送黑发人,老人是多么悲痛难过和莫大的打击!这样更加重了母亲对我的日夜思念和牵挂,渐渐地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当我回家看望病重的母亲时,她已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用那满是褶皱和老茧的手颤微微地攥着我的手说:“儿子,回来了,我的风筝!”

  那就是母亲最后对我说的话,她老人家走了,不再睁眼看我了。当我带着新婚妻子回家时,只能在母亲的坟前默默悼念了:“妈,儿子回来了,带着您没见过面的儿媳妇来看您,我泪如雨下,痛哭失声!”也许母亲在九泉之下能听到我们的哭泣。

  听西方人说,儿子是母亲前世的情人,我不信,妈就是妈,儿子永远就是儿子。妈,儿子今生给您做儿子还没有做够,来世还要给您做儿子!九泉之下的二哥三姐不要惹母亲生气,我早晚也会去照顾您我的母亲!母亲您多多保重,想您的小儿子!

  又到迎春花飞黄,眼泪汪汪探母亲。别了妈妈,我的亲娘。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加盟合作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时代中国》杂志社,时代中国,时代中国网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管理员登录
    神州时代(北京)传媒文化有限公司 通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十里居41号院2号楼-103,邮箱:北京市100016—22信箱
    电话: 010-52056112 传真:010-52056113 邮编:100038 E-mail: shidaizhongguo@163.com
    备案:京ICP备090926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