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人物 社会 财经 三农 城建 企业 健康 文教 科技 旅游 北漂 红旗 党建 杂志 图片
 v 您现在的位置: 时代中国杂志 >> 文章中心 >> 文化教育 >> 时代阅读 >> 正文
 
 

浅析“当代琼瑶”王平华的爱情诗学

作者:杨青云    文章来源:杨青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5-12

浅析“当代琼瑶”王平华的爱情诗学 

——读诗集《寻找亚当》

杨青云 

被称为“当代琼瑶”女作家诗人的王平华先生,近期把她出版的六部大著全部送给了我,其中我先对她的诗集《寻找亚当》谈一点自己粗浅的看法。著名评论家巴钢普力布评点说:“王平华的诗忧患悠扬,庄谐互济,憨胆忱诚。她的诗品对情怀是一种活化,对情愫是一种保鲜,对情操则是更高层面上的哲学充值,更是为康健明心见智的一种哺育……”雷抒雁认为王平华的诗“从始至终是在寻找、呼唤、追求、享受着爱情。她多数诗都是在感受爱情的幸福,而不是探求爱情的功利意义,这一点就十分难得。”

我在这篇文章中是把王平华这种难得的爱情诗学,上升到一种本我诗化的意志选择,情感激活后高辨率的清明裁定,裁定出“深夜发出野性的呼叫/噬咬受伤的快乐/坚实了肉体的深刻/血的渠沟沟通血的淋漓//血泊里抖落着人类真实快乐的痛苦//在风的鞭打下痛畅地喘延痛楚的快乐//我们快乐着黄色的脸庞/那团猛烈的火焰推延着人的无限繁衍//在狂暴的原野和山谷里/像一阵怒涛绞织着无边的海浪澎湃/用全身的力量/在黑暗中撕破文明的外衣//眼睛放射着可怕而爱死的光芒。”我之所以特一选择诗人这首《呻吟》,我们结过婚的人看了这首诗,都明白诗人的爱情审美:看黄不黄,她们只是“快乐着黄色的脸庞”,却在黄而不“色”中延展了一个灵肉愉悦的“爱情诗学。”

换一种说法诗人在灵与肉的欲望之海,把人性中“性爱”的主题上升到一个哲理层面上,“在黑暗中撕破文明的外衣”。我们可以想象,两个人做爱达到高度集中时,当然不可能考虑“文明”的行为是否露骨?只管“用全身的力量”,只管“在狂暴的原野和山谷里”“绞织着无边的海浪澎湃……”在一个集体失语的时代,爱情诗的异化是无法规避的,这也成为当下爱情诗自然转化为寓意深刻的书写母体。诗人在获得了“噬咬受伤的快乐/坚实了肉体的深刻/血的渠沟沟通血的淋漓”之后,那清纯的“呻吟”声变得“痛畅地喘延痛楚的快乐”,这也暗合了爱情诗学一个形而上角色置换后灵肉愉悦的一种力量,一种人性的本能,促进人寻求快感的满足。而在形而下我们快乐肉体的痛疼麻木中,这类爱情诗学审美已成为一种新生的文学理念,当下正被国内诸多诗家炒得热火朝天。

王平华这类爱情诗,已触摸到当代人心灵深处那根脆弱的肋骨。因为,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爱情价更高,若为诗歌故,二者皆可抛。拿一半时间研究诗歌的王平华,事实证明是一厢情愿,因为后来她还是不小心把另一半给弄丢了。”在我看来真正懂诗意的女人并不是太多,就像在宇宙里只有月亮能够读懂太阳,所以你就别去问星星!?为什么这样说啊?原因就是女人比男人活得现实,“天天想着遇你的情景和甜蜜/快乐就这样不知不觉/嗅到你身上的气息/那迷人的香气像袅袅青烟/弥漫着我的目光深处//那站那人/那挽臂相依的你/装扮着你我的点点滴滴//此刻独站夕阳下/四下环顾寻找当时挽着的你……”(《遇你的美好》)

如果爱情不和实际的现实结合,这样的爱情就是虚幻的。在王平华的爱情意识符号诗人的爱情诗就是一把匕首,它的尖利与尖锐承载着我们灵魂生命的原动力。因为,在爱与情中,我们那么相似,几乎相似到所有的共鸣,或是所有的爱之甜蜜与快乐,总是不知不觉就会降临。那些“装扮着你我的点点滴滴”都在述说爱的期望,可以上升到憧憬的精神世界,也可以暗示女性之爱介入的身体。在这里可以理解为对爱的唤醒。这种唤醒的爱,包含了现代生活背景灵与肉涵盖诗人身份和她所在时代的背景。“嗅到你身上的气息/那迷人的香气像袅袅青烟/弥漫着我的目光深处”是后现代才出现的乌托邦现象,从工业化时代的序幕拉开之后所涉及到的“今夜虽风好/情枯多寂廖”“望眼欲穿的伤痛/谁能重新点燃”“醉后写下一季的落花”等等相应的诗句。其实很颠覆诗的审美感觉,但是在王平华的爱情视觉里,却是一个拥有以劳动换取生活基本保障的女人,她有微薄的薪水,也可能是白领打工者,她在白天干着活,可能是需要一些情感的滋润,也可能像是“和我一样整天对月高歌”,可是她也有一个心心念念的人。她在自己的围墙里生活,心却是属于蓝天的,因为有一只鸟把她带到了春天。爱的信念,不恰恰是我们由生到死蕴藏着生命激情的力量吗?

王平华的诗歌写作与爱情生活紧密相连。错失的爱情永远不属于王平华,诗人只收获梦中的“记忆”,“那是爱给心灵刻下的沟壑/已经变成今天不能说出的秘密。”因为诗人对爱情常常怀着热情的期待,才对春天存有美好的想象。诗人这种美好想象,一直充满着诗歌本身直接感知触摸到生存真相人与物的关系。她的诗,让你看清了生活的真实。她的诗直接切开生存的真相,洞观生活实相,照亮个人诗中的位置,以及审美经验,把被人们一直忽略与爱情息息相关的声音、重量与气味,重新彰显了爱情诗学应有的开放性。通过诗意曲折的路径,为“爱情”无意中塑造了一座汗水淋漓的青春雕像。(1900字)

作者邮箱:yangqingyun9999@163.com

QQ1912182336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加盟合作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时代中国》杂志社,时代中国,时代中国网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管理员登录
    神州时代(北京)传媒文化有限公司 通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十里居41号院2号楼-103,邮箱:北京市100016—22信箱
    电话: 010-52056112 传真:010-52056113 邮编:100038 E-mail: shidaizhongguo@163.com
    备案:京ICP备090926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