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财经 教育 娱乐 视频 企业 科技 旅游 城建 时尚 文化 公益 艺术 三农 杂志 图库
 v 您现在的位置: 时代中国杂志 >> 文章中心 >> 教育 >> 时代阅读 >> 正文
 
 

高尚与卑劣的鲜明对比

作者:王志刚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10-31

—评颜紫元对《戴氏心意拳秘谱解读》一书攻击的无耻无德

北京  王钢 武剑

 

一、引子

20147月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的《戴氏心意拳秘谱解读》(以下简称《解读》)一出版,受到许多武术爱好者广泛好评,人们纷纷向作者祝贺,赞扬他为传承中国优秀文化遗产做出了一件有历史意义的实实在在的贡献。

20141月《解读》一书在《时代中国》杂志第一期上披露了消息,仅仅刊出了“序”和“前言”,即受到加拿大学者胡刚的高度赞扬的新西兰人颜紫元极力贬低。胡认为《解读》一书以程先生的家史,跟自己多年研究“心意拳”史的结论高度一致;颜认为,自己是戴氏心意拳的“真正”传人,同时也是太极、八卦等门派的正宗传人,而且者是高手。戳穿了他在国外教中国武术谋名谋利的骗局,击中了要害,于是精神失常。

人们无不耻笑他的狂妄:武术门派跟体育的项目类似,哪有蓝球、足球、排球、羽毛球、乒乓球都是高手的运动员!只有精神不正常的颜这样无耻无德地标榜吹嘘。

针对颜的言论,王钢访问了《解读》作者,以问答形式写了一文《理性看待戴氏心意拳传承中的问题》(以下简称《理性》)。812日王钢看到网上颜的另一篇文章《程庆余谎言的彻底破产及胡刚的绝倒》,认为颜的精神失常更严重了。王钢多次电话联系程先生,请他再次发表意见,受到“工作太忙”、“不屑一顾”为理由的拒绝。无奈王钢找到跟程交往较多的武剑,两人一起找程先生,表达只为武林论发挥正能量的想法,才如愿有了此文。

 

二、“三个谎言破产”荒谬至极

我们(指王钢、武剑)找到程谈了不到半小时。

颜提出三个“谎言破产”:

戴魁从1924年到1949年都吃住在他父亲家的谎言破产了。

程占元是唯一得戴魁真传的谎言破产了。

他伯父是榆太祁地下党书记的谎言破产了。

我们提出这三个问题,程先谈了三件历史事件。

第一件是乾隆皇帝出生地之迷:生在北京雍和宫还是承德避暑山庄?说生在承德的,大谈雍正狩猎,喝了几大碗鹿血,浑身燥热,身边未带嫔妃,便强奸了遇到的村姑,于是生了乾隆。民间类似传闻多达几十个版本。卖力散布这种消息的人中就有被乾隆贬斥的官员。乾隆对此非常生气,80岁后连续5年赋诗以证自己出生于北京。重要的是,现在经过清史专家多年研究,完全证实,乾隆生在雍和宫确凿无疑。

第二件是《李小龙技击法》一书的前言:本书写于1966年,书中大部分图片是当时拍的。出版这本书,是李小龙的生前宿愿。但是,当他听说武术界有人要利用他的名声来抬高他们自己时,就决定不出版此书了。那时常常听到这样的言谈:“我教过李小龙武术”,或是“李小龙教过我截拳道 ”。其实李小龙从未见过或根本不知道这些人。

第三件是北京有个《东城文史》杂志,对名人身后事的报道文章,必须是当事人亲历,才可刊用,否则概拒。上述三个史实说明:当事人亲历写成的文章最有历史价值,道听途说,主观臆断,编得再好,也无价值。

程在《理性》一文中,以自家史从七个方面证实了戴魁1924年由程正午(程先生祖父)请到家中来的实况。这七个方面的例证,由于篇幅较长,这里不再重复。现在程又例举了四个研究心意拳历史的资深学者、专家和晓义村的说法来补充证明这一点。

第一个胡刚先生。他现居加拿大,研究《红楼梦》和“心意拳”史专家,山西人。他认为《解读》一书极有历史价值,武学价值,跟他潜心研究十几年得出的结论一致,,填补了戴魁后三十年历史的空白。

第二个山西科技出版社研究三晋武术史的王先生,他看过程殿卿手抄本原谱后认为:这是一个真正懂戴氏心意拳的人整理的拳谱,非常有史料价值,这是祁县其他人没有的,理清了戴魁后三十不知所宗的历史。

第三个董义全,祁县常委,文史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他说:程正午和戴魁早年相识,以兄弟相称,正午把戴魁1924年请到家中教次子殿卿学拳并留下拳谱,此为正午一大功劳。

第四个证据来自现在的晓义村。《解读》一书七月份出版后,程先生把书送给晓义村练心意拳的朋友,引起了村民对戴魁历史的关注。访问了很多80多岁近90岁的老者,他们众口一词:从我们记事起就知道戴魁住在程正午家。

这些揭穿了颜紫元反复利用道听途说的不实言论为自己搅浑历史真相的无德无耻的行为。

关于“程占元(即殿卿)是唯一得戴魁真传的谎言破产了”。从《解读》一书和《理性》一文中,戴魁传承的历史非常清楚,就象乾隆生在雍和宫一样清楚。这些史实清晰简单,只是颜这个败类为了名利搞得乌七八糟。

我们还是从上述专家,学者和晓义村的反映来回复颜的无德无耻。

第一个,还是胡刚先生,他告诉程,胡先生曾经拜访过写过小说《心意拳传奇》的曹继植。曹继植是岳蕴忠一支上的传人。胡当面问曹:你书上的情节真实吗?曹答:我是写小说,不是写真。这说明颜反复引用小说上的说辞,“虚”得没有一点根据。

第二个,也是太原的王先生,他多次到祁县深入了解心意拳历史,专门访问过王映海。他告诉程:自己没有练过心意拳或形意拳,但研究结果是:保守说,祁县练心意拳的至少一半儿是假拳。问其缘何有此结论。答:1、那些自称戴氏嫡传者,竟没有见过戴魁。2、有人说见过,问他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人可以证明是戴魁之徒,说不出来,其中包括王映海。3、他们自称是戴魁嫡系传人,但练法说法都不同且互相抵毁。这三条使王先生得出上面结论。

第三个,董义全先生告诫程:全祁县人都知道戴魁在你家住了20多年,你不说出真相,以后那些假的就可能真的成“真”了!

第四个,还是来自现在的晓义村,村里练拳者得到《解读》一书后说:这书里讲得拳意、拳理、拳术跟他们的完全不同。程告诉我们,如果现在广为流传于社会上的心意拳有50%跟他一样,他就没有必要出这本书了。这正是本书价值所在,珍贵所在。

第五个,程殿卿1971年至1975年退休后回至晓义村住了5年。那时程年年回村探亲。按颜引用的材料,程殿卿跟王映海是师兄弟关系。晓义村距王居住的北堡仅500米。当时以拳访问程殿卿的人很多,唯独没有王映海,这证明:他们不是师兄弟关系。干脆说,戴魁就没有王映海这个徒弟。

第六个,用拳谱内容的广度和深度证明。颜紫元拿出他从王映海或其徒弟等处得到的“心意拳”谱,以为这是原传谱的证据,真是可怜!比较一下《解读》一书中影印的程殿卿手稿,若把这个手稿比作茂密树林,那颜手中的所谓“拳谱”,只不过是几棵极其细小的干枝枯叶,而且没有实质内容。

以上情况说明,无论来自岳蕴忠一支的传人,还是来自王映海一支的传人都不是真正戴魁传人,颜反复引用的材料都来自这两支后人,显然无真可言。

关于“他伯父是榆太祁地下党书记的谎言破产了”,是颜从《祁县志》中没有查到他伯父程子襄的名子而做出的判断。颜的无耻无德在于此事跟拳史拳术无关,提出来想找一根稻草挽回注定在争论中完败的命运。明确说“县志”,不管是什么“县志”都不可能100%记录历史。程子襄是1932年至1934年之间担任榆太祁地下党书记的,在程子襄文革中定为叛徒他为自己写的申述材料中有明确记载。1928年至1936年之间,祁县地下党遭受了四次重大挫折,地下党负责人有的被杀,有的外逃,有的不干,有的继续潜伏。这四次重大挫折都没有写进县志,其负责人也都没有写进县志。1933年闫定础逃往北平,临走前安排程子襄深度潜伏,依靠家庭经济实力的优势,以校长、教师的公开身份,秘密负责地下党更高层级的工作:搞地下交通站,负责向八路军根据地输送煤油、粮食、布匹及药材等等的运输工作。程子襄圆满实成了上级党组织交办的任务。1946年这条秘密运输线被闫锡山特警队发现(也有叛徒出卖),特警队通辑程子襄,抓不到就抓其父程正午,在三抓三放后得到再抓不到全家问斩的情报后,在党组织的安排下全家1947年秋坐飞机来到北京。1951年闫定础任公安部副书记兼人事厅厅长安排程子襄进入公安部第一期干部培训班学习。

1981年闫定础写了《党在祁县的建立和革命斗争》一文,发表在《山西文史资料》第二十二辑上,其中62页讲道,1933年太原宪兵队的便衣带着一封信,信中要求祁县伪政府抓捕共产党员王正平。王正平是谁?就是程子襄!在程子襄的“申述”中详细记载了他以地下党书记的身份参加山西省共产党会议时遭到敌人破坏却逃脱的惊险场景,这次会议他在签到簿上用的名字就是“王正平”。

在程子襄的“申述”材料中,还有一封没有寄出的给山西省文史委员会的信,信的内容是,因为瘫痪写字不便,没有按时完成写自己搞地下工作历程的文章而抱歉!说待身体好些再写,这成了他没有完成的宿愿。

这些史实并不能因没有写进县志而不存在。

三、京沪武林权威同讨颜紫元

2001年《武当》杂志第5期第6期上发表了《笔墨官司不尽兴  真技实战有新闻》,副标题是“颜紫元寻于志钧、王继振交手纪实”的文章。

事情起因是1999年《武当》杂志编辑部收到一篇从新西兰寄来自称是吴式太极传人介绍吴氏太极宗师的稿子,为了弘扬国术在外国发扬,《武当》杂志没有请专业人员审核就刊发了。

嘴尖舌俏腹中空毫无真才实学的颜紫元,自然文章漏洞百出,立即受到武林高士的指责。最早北京赵辉说“挟已之私,尊已而损众。不学无术而妄挑武林恩怨,实为武林正途之人所不齿”。香港马有清说“实际上极尽诽谤,诋毁我先师之名誉”。随后北京于志钧、武汉万士震、上海王继振都对颜“歪曲史实”进行了批判。

最可恶,颜从新西兰跑到北京到于志钧家挑衅,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跟七十岁的人挑衅。详情请阅2001年《武当》杂志第五、六期。

再看上海人如何看颜。

201258日,童旭东转贴蔡文骏的文章批驳颜紫元:看到颜《我为什么对孙禄堂孙氏拳不感兴趣》这篇胡说八道的奇文,第一感觉是写这篇文章的人不正常,象一条气急败坏的疯狗,几近癫狂,精神上肯定有问题,应该去看精神方面的医生了。二是如果此人正常,那么这个人的品质有问题,他造谎言混淆视听,是个用心险恶的小人。

2012517日,万勇南发了一则消息《上海武术界同仁对颜紫元造谣事件的声明》在“声明”上签字的有:王继振、杨良骅、薛鸿恩、张小元、沈行佐、沈行佑。

1999年至今,从北京到上海以至全世界,颜紫元已经成为一只过街老鼠。

四、结语

程与颜本质不同,高尚与卑劣径谓分明。

程把尘封了近百年的戴氏心意拳谱献出,为的是这门国粹不要失传。人民体育出版社看过原谱,经研究马上确定纳入国家出版计划,弘扬国术。《时代中国》杂志亦站在传承中华优秀文化遗产的高度给予了无私的帮助。程没有任何功利诉求。《解读》一书出版后,一些武术爱好者慕名而来,他都诚心与之交流,从不收取分文费用。他还备款,将来能翻建戴魁旧宅,在那里传授戴氏拳术,使之发杨光大。

颜则相反,在新西兰教中国武术谋生,极端功利主义思想使他走向“语不惊人誓不休”的危险之路,精神不能正常。颜哀叹国内这个刊物那个刊物和这个网站那个网站都封杀他,咎由自取,实为自然。

1964年上高中一年级开始跟家父学拳的时候颜还没有出生。按照学拳传统,要经常观察其他门派拳术的特长,确优于我拳者应吸收消化予以借鉴。然他几十年来从不表述,更不说是戴氏拳传人。

颜则相反,宣称对各大主流门派的拳都样样精通,样样都是高手。其实戴氏心意拳的打法连入门资格都没有,却“显卖”是正宗传人。

回到本文开头颜文题目中的“胡刚绝倒”四字,胡刚前面已有简介,在胡与颜就心意拳相关问题的争论中,胡指斥颜:“你连程先生的一根毛都没有!”其实,颜紫元连胡刚的一根毛也没有!连武术圈内正途之人的一根毛也没有!

 

 

                        2014824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加盟合作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时代中国》杂志社,时代中国,时代中国网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管理员登录
    神州时代(北京)传媒文化有限公司 通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十里居41号院2号楼-103,邮箱:北京市100016—22信箱
    电话: 010-52056112 传真:010-52056113 邮编:100038 E-mail: shidaizhongguo@163.com
    备案:京ICP备090926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