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人物 社会 财经 三农 城建 企业 健康 文教 科技 旅游 北漂 红旗 党建 杂志 图片
 v 您现在的位置: 时代中国杂志 >> 文章中心 >> 业界动态 >> 报社动态 >> 正文
 
 

对《戴氏心意拳祕谱解读》一书作者程庆余先生的专访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8-22

点评程庆余乡愿奇文:理性看待戴氏心意拳传承中的问题

-----对《戴氏心意拳祕谱解读》一书作者程庆余先生的专访

特约记者   王钢

一问:您的书尚未出版就引起了争论,褒贬不一。今天采访,谈谈名为《今天才看到驳程庆余谎言的一篇发言》的文章和认为您的拳谱是抄袭的一篇文章,您看过这些文章吗?

答:“书”未出版就引起争论是好事。我看过这些文章。感觉这些文章十分缺乏历史性、科学性分析,浅陋得令人吃惊,还带有无理谩骂的语言,似乎带有情绪或不良习气。(紫元评述:一个自己对武术史、对历史无知、充满乡愿、甚至要把拳术用于国防的义和团式的思维者,对于本人逐条给他指出的不实与欺骗,不能正面回答,却反而打肿脸充胖子,指责别人“浅陋、无理、情绪或不良习气”,事实上对历史与科学知识的浅陋、没有逻辑的欺骗、无理、乡愿情绪或不良习气的自我认为,充斥在程庆余先生的文章中。)

二问:为什么说这些文章“浅陋得使人吃惊”呢?

答:我先举一个例子。文化大革命中,著名物理学家钱伟长到“特钢”劳动改造。一个造反派头头问钱:“你说那个钢梁为什么会出现裂缝呢?”钱 答:“那个节点应力集中。”这个造反派头头马上批驳:“胡说!那是因为设计者没有学好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钱伟长不说话了,因为这个造反派头头 不懂力学。(紫元评述:一个高中没有上完就参加文革运动,也不知哪里搞来一个“总工程师”头衔之人,又充满着义和团式思维者,不知是把自己比喻成造反派头头还是钱伟长?令人喷饭)

再举一个例子。201258日,十来个上海武术界知名人士联名批判一个人,跟你今天为那些文章采访我的作者是同一个人。上海武术界同仁写道:

看到颜紫元《我为什么对孙禄堂孙氏拳不感兴趣》这篇胡说八道的奇文,第一感觉是写这篇文章的人不正常,像条气急败坏的疯狗,几近癫狂,精神上肯定有问题,应该去看看精神方面的医生了。二是如果此人正常的话,那么这个人的品质十分卑劣,是揑造谎言混淆视听用心险恶的小人。

这两个例子,前一个说学识太浅,后一个说人格低劣。这就是我为什么说此文此人“浅陋得使人吃惊”了。(紫元评述:程氏一面承认是武术外行,一面说武术及武术史专家、学历远高于他的人是”学识太浅“,无疑是一种阿Q心理。用一篇乞讨来的所谓“上海武术界同仁的声明”、而且早被紫元在“回复所谓‘上海武术界同仁的声明’”一文中驳斥得体无完肤的、其联名中不少人后来觉得上当受骗的垃圾声明,来试图掩盖程氏自己被祁县戴氏心意拳界指为“充满谎言的骗子、父子道德都有问题”的指控),

三问:此文共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戴魁1924年至1949年是否住在程家的问题。”您怎样回复这个问题?

答:这要捯历史了,让历史来说话。

 为了否定这段真实历史,文中列举了王海映弟子陈振家著《原传心意六合拳》一书的内容,说戴魁移居晓义在194110月初8,是晓义大户程占元在北梁村赶庙会碰到戴魁,用轿车接到家中等等。

引述了田汝文口述《戴魁在晓义》一文中的说法,戴魁1946年定居晓义,同时带来了他的两个外甥,村里给了他们几十亩地等等。

还引述了郭瑾刚先生《戴氏心意拳》一书中提到其师岳蕴忠,1924年左右拜戴魁为师,30年代后期将戴魁请到家中,事师如父,共同生活6年之久,并为学艺耗尽家财云云。

最后根据记载,1926年开始,戴魁多次去口外教拳,有一张1939年戴魁去包头与弟子的照片为证等等。

以上种种说法互相矛盾,因为均系“道听途说”,完全不能否认1924年至1949年戴师住在程家的史实。下面从七个方面说明:

一、戴师1874年生人,程正午1875年生人。两人从1905年左右就认识了,因为两个人均属小小祁县的“名流”。程正午从30岁开始陆续在晓义、太谷 开办了十来个买卖,如跟祁县名人渠本翹合股开办了药铺,请戴魁到家中授拳且留下珍贵拳谱,这些都有历史的实物遗存。戴师跟程正午相识、相知到亲如兄弟传为 佳话。这些实物遗存在祁县独一无二。(紫元评述: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整理的《祁县文史资料》第六辑,第7--16页上,有来自“王成旺来 信”、“杨志诚所存其父杨涌清遗留资料”、“白云、郭凤山口述”的一篇“榆太祁路西联合县参议会概况”长文;还有《榆次风雷1925--1948》的第 423--428页上有作者药济人的文章“坚持路西地下隐蔽斗争”;第443-450页上作者张毅的文章《回忆榆太祁路西的斗争》;以及《原传戴氏心意六 合拳》第16-18页上,均有详尽的戴魁活动、哪里居住等情况。证明程氏一张口就撒谎,戴魁是在194110月初8北梁村赶庙会时认识了晓义村大户程占元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戴魁口述、郭映田记录的传承表上没有程占元名字的原因。也佐证了祁县心意拳界人所共知的戴魁最著名弟子岳贵宁曾代师传徒,传授过程占元、王步昌、王映海等人史实。程庆余先生的乡愿气及不诚实,由此可见一斑!)

二、家父十五、六岁开始学拳,两脚掌都蹬得变形了,因为心意拳初练有“不怕蹬塌地的蹬”的艰苦大运动量练法。我问过家父脚骨变形的原因,他告就是那时蹬的,当年身体没有完全长成。(紫元评述:程氏此说真的“浅陋得使人吃惊“!不要说戴魁的其他弟子没有把脚练变形,成残废,就是戴魁本人也没有。而程自己出示的”唯一真谱“上清楚记载是李祯传戴家心意拳的,因程氏浅陋得很,既不知李祯是何许人?也不知李祯一支的师承情况,不要说戴魁没有把脚练变形,就是戴魁的祖师李祯及其一支上上下下的传人,大多12岁开始练心意拳,都没有把脚练变形。程氏为了圆”其父1924年就开始随戴魁练了“的谎言,又用一个愚蠢的、“浅陋得使人吃惊“的谎言来掩盖)

三、我母亲1929年嫁到晓义。母亲曾说,过门不久就给戴魁补衣服,特别多的是缝补袖口。因为练心意拳讲究“两手不离心,两肘不离肋”,手和肘总在胸前摩擦。(紫元评述:程氏把娘也抬出来证明,其实什么也不能证明,他娘1949108日后或许给戴魁补过衣服,但不能”过门不久就给戴魁补衣服“,这只是程氏一贯的自慰式思维)

四、我姐姐、大哥、二哥都曾讲过他们对戴魁爷爷的印象。(紫元评述:1941108日后,他们见过戴魁,一点也不奇怪,程氏例举此条说明他思维的浅陋性)

五、1940年前后,家父已经跟戴师练拳十五、六年了。他经常讲,身怀拳术,在那兵荒马乱的年月,对十来个买卖的正常运作,至关重要。这就要说一些家庭背景。

伯父1931年参加了共产党。1932年是白色恐怖嚣张革命低潮阶段,由闫定础指派伯父任“榆太祁”三角区地下党书记(紫元评述:上述的史料证明程庆余先生说其伯父任“榆太祁”三角区地下党书记是个无耻谎言)。1951年也是由闫定础(时任公安 部党委书记)安排伯父参加了公安部第一期干部培训班学习。在整个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年代,闫定础和伯父的关系相当密切。伯父和曹善之的关系相当交好。曹是 解放后第一任太谷县长,1951年任山西省委秘书长。曹全家1939年至1941年三年期间为逃避国民党迫害住在我家。

我家1945年被闫锡山特警队查抄。原因是经查实,送往八路军司令部的煤油、粮食、布疋和药材均来自程家,同时通辑伯父。家父为了配合,曾经买通国民党军队上层,任了一个团长职务。家父告我,护送物资去八路军总部大多数在夜里,有了武功,心里不怵(紫元评述:就是在清末的即将推出历史舞台的镖局,都是把会使洋枪作为第一本领,1945年还在用武功来护送物质,是程庆余先生”义和团“刀枪不入的邪念作崇,浅陋得惊人)。说194110月初8我父亲赶庙会碰到戴师并把他用轿车 接到晓义;又说1946年戴师定居晓义,带来两外甥,村里给了他们几十亩地等,实为编造。这也不能指责他们,他们不了解内情。(紫元评述: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那么多人的回忆录,都不了解内情?自己习惯编造说谎,却指责别人编造,是骗子的常用手法)

1924年左右岳蕴忠拜戴魁为师6年,为学艺耗尽家财的说法跟戴师本人所述完全不同。戴师讲:确实收岳为徒,时间很短,不足一年;由于认为他属不能教的那类人(拳谱有三教三不教的原则),所以仅教其皮毛。(紫元评述:岳 蕴忠即岳贵宁是23岁即1931年把戴魁请到家开始学艺的,不是1924年,前后总共67年,是戴魁最著名弟子,传授的内容也最完整。这是从上世纪四十 年代就被祁县心意门传人所共知的事情,六、七十年来,也没有人质疑过,更不见声称”从1924-1949年都住在程家“的程占元先生出来质疑。1939 岳先生还陪同戴魁去包头教拳,那年在包头从戴魁学拳的戴魁弟子有山东人,他们都留有回忆当时学拳的经历之文章,程庆余先生不仅无知,而且浅陋得令人吃惊, 况且岳先生还代师传授过程占元,难怪祁县戴氏心意拳界声讨程氏不实之言,说其父子两品质道德都大有问题,尤其是把自己编造的谎言,栽赃在戴魁身上!)

至于根据记载,1926年开始戴师多次去口外教拳,一张1939年照片为证等等更是臆断。当时商铺物流很大,家父跑杭州、四川、也跑口外,为了贩牛、羊、戴师多次到口外接应(紫元评述:关于护送接应物质,程氏又重复着义和团式的神奇谎言,程氏的浅陋,是因为他对武术史、戴魁本人及其弟子的历史一无所知之缘故,戴魁另一位著名弟子马二牛就是从1926年起在口外一直替戴魁烧饭的人,随戴魁学艺多年,祁县文史资料上都有记载。戴魁的弟子很多都有回忆文章,程庆余先生竟然浅陋至此,不可思议!)

历史有趣。1945年我家被抄并通辑我伯父,抓不到伯父就抓祖父,我家为活命1947年秋来到北京。1966年我家又被抄,红卫兵把我、母亲、姐姐、妹 妹、遗送回晓义。抄家原因,除了地主出身外,我姐姐是右派,她在北京航空学院大五的毕业之年被划成右派。抄家时我高三年级。当时家父在上班,受到单位保 护,未被遗送。

很巧的是,缘份所致,我家回晓义的住处,仍是戴魁所住过的我家老院。家父退休后1970年也住此院。我在村里劳动了四个月后回到了北京,四个月期间跟晓义村第十二队的乡亲们建立了很好的感情。文革中我每年都回家探亲。(紫元评述:一个既得利益者,不仅在戴魁晚年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玩起失踪游戏,而且逃避了土改的镇压,现在又说一通与议题毫不相干的话,来装个受害者,以博取同情?真是愚不可及!)

家父告我,住在晓义期间,经常有人来请教询问心意拳,他依旧守口如瓶。我建议父亲教一些人,父答:“咱们的拳出手就伤人,现在人的人性怎么能把握好?”家父还告,现在自称练心意拳的人,都非正宗。(紫元评述:不要说得”唯一真传的谱“一亮相后被证明是个半真谱,

戴魁是精明的人,早已看出程父人品有问题,所以传给他一个半真品的谱,即将满天飞的太谷伪《六合拳序》,将其中的伪人物“曹继武”及什么“池州”去除,代之以 真实传承人物李祯传戴龙邦为序给程父。就 是程氏声称唯一得真传、最正宗的拳的程庆余拳照,在书中一亮相后,无论是戴魁祖师李祯的传人,还是戴魁及戴魁师兄弟戴鸿勲的传人,都一致认为“惨不忍睹、 完全歪曲了戴氏心意拳”。就是退一万步,程父得了真传,那么他至亡年也就传了一个儿子程庆余,而且传歪了,不仅乡愿,而且小农自私,与程氏在文中声称的发 扬中华文化的口号,完全背道而驰。所以说程氏是浅陋之辈,竟然不顾前后矛盾)

1971年全国搞一打三反运动,伯父和家父又沾上恶运。起因是村支书去太原卖金条。正常年代,卖金条不查来路,但那个年月查。公安局一查,村书记交待,是我伯父让他在某某房子的地下挖出金条,得利后两人平分。文革中伯父被打成“叛徒”,这下又加上“阶级敌人反攻倒算”的罪名。实际情况是,1947年我家逃 离晓义很仓促,埋在地下的七根金条没有时间找。村书记和在我家的长工找到了这些金条。这两人在三年困难时期,经常一起喝酒吃肉,村民们疑惑他们的经济来源 从这里得到了答案。

六、伯父、父亲和我因“金条之案”聚在一起十分难得令人难忘。我们有一夜谈了通宵。伯父和父亲乐观豁达令我敬佩。伯父向父亲调侃:“咱们身体好,孩子们兴旺,哪有不乐之理?抢毙咱们八回都不止了!”说完两位老人哈哈大笑。我理解,伯父和父亲都不赞同大搞阶级斗争而神化一个人,认为逐渐搞民主法制才是国家发 展的正路。伯父指出了我背诵《滕王阁序》的错误,父亲讲《易经》三原则在拳术上的应用等等。

伯父和父亲还谈到了戴魁。一致赞扬戴师对程家对社会做出的巨大贡献。原来,送往八路军司令部的物资,大多是戴师负责装车,家父负责运输,伯父负责移交。去 口外贩运牛羊,常常是父亲谈好“价”和“量”,尔后戴师率领羊倌去接应。这条线的人脉关系都是家父的。这个期间戴师跟武术界朋友留影是个平常事,就此说去 内蒙教拳,是一种臆断。(紫元评述:又来装萌,不需逻辑地撒谎。1939年包头拜戴魁为师的弟子都有回忆文,难道戴魁留个影要在包头待好几年?这不是脑残才能说出的话,又是什么?!)

七、观今宜鉴古,无古不成今。今天孙扬成为世界游泳冠军,李娜成为世界网球冠军,请得都是外国教练,都需要大价钱。今天在北京找一个有名的钢琴师教课,一课时在千元以上。作为贫农的张海映据当时的经济条件而言,能得到戴师的真传,逻辑不通。实际上戴师从未收张为徒。(紫元评述:一个在戴魁晚年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玩起失踪游戏,又满口谎言之辈,居然也谈逻辑,令人喷饭)

以上七个方面都有力驳斥了颜先生的浮浅言论。

四问:该文的第二部分是关于您20121月专门给田汝文录相,说您“强烈要求”田师付表演,让您练,您无论如何不练,而上演一套现代版“偷拳”等等。

答: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事情要从2010年说起。晓义村史编委会给我来了一封信,要求我写一下程正午及儿孙三代情况。我给村书记刘必耀打电话询问,刘告:“晓义是文化名村,你爷爷在本地区影响很大,不写你家,晓义就没得写了。”

这引起我注意。2011年我回太原弟弟家找祖父照片,意外找到文化大革命期间伯父被打成“叛徒”后要求平反的申述材料,材料达一尺厚。我如获至宝。了解到 我家很多情况,了解到1939年至1941年祖父保护曹善之,曹全家住在我家三年,还了解到曹善之的女儿曹捷生在省机关工作等等,我喜出望外。

2012年我回晓义两次,严格说是回山西二次,一次在一月,一次在十月。

这两次回乡,我都是精心安排和有明确目的。

一月份回去是试探性的,达到三个目的。

第一、见曹捷生,进一步了解家史。

第二、寻找19791980年两次到我家请家父回省体育馆教拳的杨启福先生。

第三、回晓义了解田汝文先生教拳。这个行程很圆满。见到了曹女士,她82岁,不能走路了,坐在沙发上,跟我谈了三个小时,并且把五本书借给看,都是关于地 下党方面的资料。找到了杨启福先生家,遗憾的是其人不在了,见到了其夫人郝宝珍,托她寻觅当年省体育馆是什么人派杨启福寻找家父。见到了田汝文师付。

田师付热情接待我,并打了五行和十二形。我告他:我打的跟他完全不同。

其中一个徒弟让我打,我打了一手“劈拳”。在场有五、六个人,其中一人说了一声:“呀!这拳打出劲头大!”田师付本人并没有要求我打拳。(紫元评述:这是个弥天大谎,田师付说这是根本没有的事)

十月份我第二次行程更加圆满。见到曹女士,进行了录相,并把第一次跟她见面时谈话的主要内容写成文字,请她签了名(把这次访问曹捷生女士签名的材料附后)。郝女士告知,当年派杨先生去北京找家父的领导已经去世了,其他人不了解情况。再次见到田师付,热情依旧。摄像过程,田师付非常配合,一个拳式,从不 同角度照了多次。根本没有发生似乎勉强拍照的那种“强烈要求”的情况出现。

其中有徒弟要求我打,我没有打,原因是田师付正在教学,我打出都叫心意拳却完全不同的打法,以为不妥,对田师付不够尊重。((紫元评述:这又是个谎言,田师付也说这是根本没有的事,是程自编的故事)

这次行程更加圆满的重要原因,除了对曹女士和田师付全程录像外,在太原恰巧遇到利用“十一”放假在太原旅游的我二哥全家三代人。对戴魁在晓义居住的情况, 我二哥进行了回忆;在晓义我又找了80岁以上的老人如大削子、太娃子等进行了访问,让他们也回忆了戴魁居住我家的情况。这些全部进行了录像。

我强调,一个人所处的时空,地位不同,学到的拳法,拳路不同,其中自然有正统和非正统的区别,但这都不应该成为互相指责,互相抵毁的理由和借口,一切都是历史使然。应该互相切磋,择善从之,取长补短,共同提高。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

既便不是正宗传授,然而根据“动则生阳”的中医原理,对健身对防身对功力都有好处。

我们用历史性思维去分析田汝文师付的拳术是否为戴魁所传:1、我家1947年秋逃离晓义,1949年房、地被分后戴师失去了生存条件,才住进圣宗庙。2 祖父家父留给戴师的大烟土,此时应该用完了。3、戴师毕境75岁了,多病緾身,这种情况下不能再教拳。4、当年田师付10岁左右,这个年龄不适合练心意 拳。5、土改后贫下中农有了自己的土地房屋,生活改善了,可温饱仍是问题,在大力提倡读书上学的背景下,不去上学而是学拳,不可理喻。从以上五个方面分 折,田师付没有直接跟戴师学过拳。

认为“田汝文从小跟戴魁住在一个坑上得真传”的说法,失真。你如果去晓义调研,会发现田师付应该另有其师。(紫元评述:上面各方面的资料、史料都已经说明程的1924-1949戴魁在其家是个无耻谎言,这里,程氏又继续用谎言来掩盖谎言)

五问:该文第三部分是针对您2011年后在网上发表的意见进行了驳斥,您认为这些驳斥有道理吗?

答:这些驳斥微不足道,或说毫无道理。

拿颜紫文先生为例,他得到的传授,要么是他先吹棒后贬低的自己的师付,要么是王海映,要么是岳蕴忠徒弟等,但没有一招一式直接来自戴家。如前所述他的师付 们都未得到戴氏真传,构成他拳术基础的东西全是假冒。在戴家拳框架内,他自以为是,实际极不入流,属于假冒拳法的后代产品。(紫元评述:紫元与自己戴氏心意拳老师的故事在紫元博文里都有,程氏居然还能造谣说“先吹棒后贬低的自己的师付”。程氏满篇文章都是浅陋的谎言,他的拳照被心意六合拳界公认为“严重歪曲心意拳、惨不忍睹”,所以他在田师傅处千呼万唤也不肯练一把拳。现在却说别人都不对,阿Q意味极浓)

保留历史真实,说出真情,是做人起码的准则及对历史的责任。在这个赝品满天飞浮燥的年代,既使有一万个理由,一万万个理由批我,都不能成为我不说实话的理由。

在网上发表意见,当时都是看完了戴氏第五代、第六代甚至第七代视频和诠释后有感而发。这些普遍盛行和拳法跟即将出版的《戴氏心意拳秘谱解读》中拳法差别巨大,本质不同。

这些“差别巨大,本质不同”,表现在五个方面:

一、蹲猴前必须进行“心法”学习。除科技知识,拳史外必须学习中医经络、人体生理构造等。

二、学习《周天法》的运用,在蹲猴阶段必须掌握。

三、懂“拳打一阴还一阳”或“拳打一阳还一阴”的哲理。

四、炼出爆发力的关键是在蹲猴阶段行“一字令”,即“顶、蹬、夺、直、弓、催、翻”七个动作瞬间同步完成。

五、戴家拳出手大多数是双的,即一只手必须保护住另一只手的腕部才能击打对方。

这些反映戴家拳本质的技术,在网上教拳的视频中,在王海映师付、田汝文师付、郭瑾刚师付的动作中,无影无踪。(紫元评述:“顶、蹬、夺、直、弓、催、翻”说明程氏遗漏了“一字令”的好几项要求,上述五点是基本的东西,尤其是第五点并不准确。程氏的浅陋也由此可见一斑)

六问:该文第四部分,也是最后一部分,说李洛能师从二闾,形意拳在李洛能以后才有,大闾不可能受到形意拳家暗算,据此说您的言论漏洞百出。您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答:该文作者的浅薄和轻浮也表现在这里。这个问题关系到“心意拳”史和“形意拳”史的争论。

家父91岁去世前曾对心意拳留下十三个问题,用铅笔写在横格本上,字迹很小,看得出,写时手发抖。这个横格本是我妹妹在整理遗物时看到交给我的。

这十三个问题中,有两条说心意拳历史,一条说形意拳历史。原文如下:

六合心意拳创于宋朝岳飞,凡参加岳家拳的都练此拳。当初与金兵作战,能攻善战,使金兵闻风丧胆,惜岳飞被昏君奸相陷害,岳家军解散,各归原籍。金兵占据中 华后曾下令将心意拳列为禁拳,以致经元、明两朝几乎失传。至明朝末年有山西省蒲州府永济县均村人姓姬名际可号隆凤的,原在陕西做官竞弃官走访名师。某日在 终南山庙宇中休养,偶见岳飞塑像,手中握书一卷,因年久失修泥皮掉落露出一卷真书,名叫《岳王六合心意拳谱》,随即专心致志地研究这一拳术,终得其真传。 姬老师的真传只有曹继武师一人。

根据山西祁县戴龙邦老师传留的材料中曾讲述过他的老师曹继武向他传授了武术。临走时嘱附他,千万注意武艺不要轻易传人,当夜不辞而别。(紫元评述:程庆余先生不但浅陋、谎言连篇,而且欺师灭祖。他书中的影印出版的被他自己声称的“戴魁唯一口述、其父记载的真传谱”上根本没有“姓姬名际可号隆凤”、“终南山庙宇中”、“姬老师的真传只有曹继武师”的,也没有“曹继武传戴龙邦”的文字,只有李祯传戴家心意拳。这就是紫元为什么说程庆余先生无知,因为他并不了解心意六合拳史,对姬家也没有研究过,对曹 继武生平、年代及戴龙邦家谱、所处年代都无知得很,所以当他看到出自太谷形意门的伪序,也就不经大脑分析地人云亦云起来。也不想想自己的这个说法与他声称 其父忠实记载戴魁口述谱中为什么没有这些人物之相矛盾?还栽赃在戴魁身上。既然是戴魁说的曹继武等,为何程占元又不忠实地记载谱上?所以程氏浅陋得不虚逻 辑。)

山西太谷县是有一百二十年历史的形意拳之乡,是以形象和会意为特色的一种拳法。据民间传说,清朝中由祁县戴家改编形意拳传授河北人李洛能,其学成后来到太谷县广为传授门徒,功夫最深者二代车永宏,三代布学宽。

众所周知,心意拳早于形意拳。戴魁讲,一个形意拳师跟他比试总是吃大亏,三年后此人邀大闾去河北定州比武,大闾不听家人劝阻,执意去了,再也没回来。这种 说法出自戴魁,戴师讲出自有他的道理。一种拳术从萌芽、发展、到成熟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往往拳术已经流传了几十年,才有文字记录下来。即使李洛能为二 闾之徒,也不能否认当时流传有类似形意拳打法的拳师,“形意拳”的名字不过是后人起的而已,况且李洛能是跟戴龙帮所学还是跟二闾所学,还有争议。

说这种言论“漏洞百出”,或许用一个伟人的话回答比较恰当:鹰有时比鸡飞得低,但鸡永远飞不了鹰那样高。(紫元评述:程氏对拳史的无知,所以才会有此浅陋的笑话,不值一评)

七问:说您的拳谱是抄袭形意拳的,您怎么看待这个说法?

答:无稽之谈。

戴魁和家父跟太谷形意拳师布学宽都有过交往。布学宽曾分别拜访过戴师和家父,想从他们二人中得到心意拳的一些技法;他们两人滴水 不漏,根本不谈本拳的技术。布学宽曾专门找到家父在太谷经营的商铺,跟家父有过比试交流。家父完全了解布学宽,而布学宽一点没有得到心意拳的技术。说家父 的拳谱抄袭太谷形意拳的,实在是信口雌黄。(紫元评述:戴魁拿形意门的伪序,更改了一下,传给程占元。如果脑筋正常,两者一对比即知。只有乡愿气极浓的程氏才会认为是“无稽之谈”)

八问:作为武术爱好者,听了两方意见,受益匪浅。您还有什么需要讲的吗?

答:首都博物馆副馆长,北京史学会副会长姚安研究员,在《留下城市的记忆——北京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一文中,谈到真实性:现代进程的 不断加快,给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发展带来了各种新的状况和局面。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发展,不是由政府或某个机构取代传承人,并以保护的名义歪曲、 滥用和过度开发。政府学界的不当管理和保护,会破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历史价值,有时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变味,走样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文化强国的进程中,由于祁县财政不富裕,我希望把戴魁住了半生的院子买下来,修旧如旧,恢复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原貌,并在这里办个学习研讨班,把戴家拳传承下去。这个愿望前年我就跟晓义书记刘必耀先生表态了。所有这些将全是公益性的。(紫元评述:祁县人早已经要求程庆余回去切磋比较谁正宗,程氏装没有听见。不过他书上的拳照已经表明他那惨不忍睹的拳,还是留给自己的儿孙好,也符合其一贯的乡愿)

扎扎实实推进中华民族走向强盛,是时代赋予我们的义不容辞的义务和责任。“戴氏心意拳”有着丰富深刻的科学内含,是民族文化遗产的瑰宝,至今仍有巨大的现实意义。愿为当年岳飞就大力宏扬今天更要大力宏扬的“中国安强”实践,尽一份微薄之力。谢谢!(紫元评述:程氏的无知在最后再次表现出来,学界早已证明岳飞与心意拳无关。不过程氏这次比起他上次的文章,不再把他的拳术用于现代国防上了,这不得不说是他的一个进步)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加盟合作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时代中国》杂志社,时代中国,时代中国网 | 合作伙伴 | 广告服务 | 管理员登录
    神州时代(北京)传媒文化有限公司 通信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南十里居41号院2号楼-103,邮箱:北京市100016—22信箱
    电话: 010-52056112 传真:010-52056113 邮编:100038 E-mail: shidaizhongguo@163.com
    备案:京ICP备09092607号